洛克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火灭 >又被逃跑了(八)

第230章 又被逃跑了(八)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被逃跑了(八)》。

三太子死后,他们全部归于大公主麾下了。

只是脸色都不大好看。

“是你来得太慢了!青珂!”

血鲨大妖王面无表情地说。

似乎与其有什么过节。

“呵呵!”

青珂淡淡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嗯?”

刚踏上人鱼岛,一丝异样便浮上心头,青珂眉头不禁皱起。“哼!”

很快,他眸子骤然一沉,一股冷意散发开来。

让大公主等一众妖王,浑身顿时一僵。

“父王,怎么了?”

大公主上前,恭声询问。

“杀害你弟弟的贼子,就在附近!”

青珂负手而立,两眼微眯。

他隐隐约约,感受到自己血脉本源的气息。

那自然是三太子的,无疑了。

“什么!”

他身后的一众妖王闻言,脸色一变。

特别是金鱼王等,更是咬牙切齿,面目阴寒无比。

三太子的死,他们可都是担负了些许责任的,出了不少血。对于那个凶手,自然是痛恨无比。

之前经过调査,对方并不是东部双子宫的成员。

这样一来,他们便无需顾忌,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现在还不是处理此事的时候。”

感受到身后‘群情激愤”青珂一脸平静,淡淡开口。仿佛死的不是他儿子......

“遵!”

对于他的安排,他们自然不敢违背,连大公主亦不例外。

“看样子他是感应到了,但不能具体发现是我干的!”

“而且他现在恐怕也没心思来理会这件事!”

“所以,我暂时是安全的!”

江景见此,心头微松口气,暗暗嘀咕。

没办法,属于三太子的血脉之力还保存在他这里。

青珂隐隐约约能感应到,也很正常。

咔嚓!

就在他思索间,湖底中传出一道断裂之声。

虽然很轻微,但怎么瞒得过时刻注意情况的众大妖们?

“这是?”

众妖目光全部聚集而去,只见湖底那宫殿表面的红光,已经变得微不可见。其上更是出现一道裂痕,他们不由屏住呼吸。

“阵法之力快耗尽了!”

江景目光一动,喃喃自语。

仿佛迎合他的话语。

咔咔咔咔!砰!

下一刻,红光护罩无数裂痕浮现,最终碎裂开来。

妖皇宫殿,裸露在众妖面前!

轰~

随着阵法消失,现场顿时炸开了锅。

咻!

青珂身形一闪。

哗啦!

率先没入湖底,钻进大殿之中。

其他大妖王见此,亦纷纷化作人形,紧跟其后。

主要是他们的本体太大了,只能这样。

最后才轮到妖王们。

至于妖将?

那妖皇行宫之内,众大妖王的气息就让它们受不了。

它们根本不敢进入。

再说了,妖将不能化形,估计进去了,也会被轰出来。

这个妖皇行宫的面枳也就一里方圆,哪里装得下那么多妖兽......

没一会,原本还显得热闹非凡的半月湖,瞬间安静下来。

在场之中,除了江景,其余妖王几乎全部一拥而入。

只有零星几个,还在外面,目光深沉,不知再想些什么。

“大都进去了么!”

江景跳出灌木丛,扫视空旷的四周,看着波浪荡漾的湖面,微微一笑。旋即又看向那几个没有进入的妖王。

感受到江景的目光扫来,那几个妖王眼含警惕地看他一眼。

然后各自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潜藏起来,并暗暗互相戒备着。

“几个老阴逼!”

“倒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江景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动机,无语摇头。

这几个妖王选择守在这里,目的其实很明显。

不外乎阴人而已。

要是有妖王携宝出来,状态又不好的话,绝对会遭其等毒手。

而他们敢这么做,估计本身便是属于亡命之徒、不受待见那一类型的。否则,哪会做这种得罪死人的事......

“现在要做的,便是耐心等待!”

腾!

懒得理会他们,江景一跃而起,回到之前那颗大树枝头。

双目直接紧闭,凝神养息。

湖面渐渐归于平静。

哗啦!

大概十分钟后,一道身影冲出水面。

江景蓦然睁开双目,看了过去。

“暗血鳅,妖王中期,力量35,速度34,妖力35,体能0.55!”

只见其嘴角带血,神情一片激动。

一来到外面,他二话不说,浑身妖元涌现,直奔天际。

暗中隐藏的两道身影见此,化作两道光芒,先后追了上去。

“这个状态,他多半逃不掉了!”

江景见此,目光一动,身躯轻轻飘起,不慌不忙跟在其等后面。

轰砰砰!!

XXXX!

那个方向传来一阵阵打斗臭骂之声,旋即一阵重物落水的声音响起。

之后传来更加猛烈的战斗余波,吹得江景长发飘飘。

甚至不得不运转妖元之力形成保护罩。

“打成这样,看来东西不错啊他心头嘀咕道。

当江景到来之时,只见一只暗红色的巨大泥鳅尸体漂浮在海面。

鲜血染红了附近一大片海水。

一红一蓝两道身影在空中纠缠在一起,道道凌厉妖元横飞向四面八方。

他们均是妖王中期修为。

那具尸体表面,一块晶莹剔透的透明晶体,悬浮“没办法,你万军长亲自出马,我要是不来迎接一番,不是我巫族的待客之道。”

阿列克谢说着一口标准的人族语言,再看那儒雅的气质,不由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人族和蛮族的混血儿。

不过阿列克谢是纯血的蛮族,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邱首部落三大城池之一的主人。

万长空抡起手中长剑再次劈下一道剑光,嘴里大笑道,“少废话,看你能挡我多少剑。”

阿列克谢再次抬手放出一道金色护盾,撞向了劈来的剑气。

两者再次一同消散无踪,不过这次剑气再次下压了一点距离。

阿列克谢脸色一变,随即恢复笑容道,“万长空,你不愧是百年来最强者之一,我承认光我自己是斗不过你。可是这里可是我的主场。”

话音刚落,森林中升起一道庞大的阵法,将所有的大巫师都串联在了一起,而那些蛮族大巫则贴身保护在那些大巫师的身边,随时防止有人袭击。

万长空再次劈下一道剑气,却是被阿列克谢轻松挡下。

他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招碎星。”

说着阿列克谢抬手一指,一道细小的光芒从他的手指中飞出。

这道光芒越是向前飞,就越粗大,好像将四周的光都吸到了光芒之中,形成了一道漆黑的通道。

那光芒直直的锁定了万长空,然后一闪而逝。

万长空只来得及将长剑挡在身前,就被一股庞大的推力给推的倒飞出千米远。

不一会万长空骂骂咧咧的飞了回来。

他回头对那些精修师大骂道,“你们都是死人啊,看着人家群殴我一个。”

那些精修师这才如梦初醒的聚在一起。

阵法师布置出合击阵法,其他精修师则汇聚精神力在阵法之中,

只见一个百米大小的火球从天而降,向着蛮族众人砸去。

可那阿列克谢的金色护盾在大巫师的加持之下,宛如城墙一般迎了上去,在百米高空将火球挡了下来。

万长空飞身落在精修师阵法之中,大喝道,“将精神力汇聚给我,看我劈碎他的乌龟壳。”

阵法师赶紧调整阵法,让精神力向着万长空汇聚而去,

有了源源不断的精神力加持,万长空将手中长剑舞成了一团光球,一道道粗大的剑气不断劈向阿列克谢。

阿列克谢布置的金色盾牌宛如瓷器一般,被劈的不断破碎,可是他的实力在大巫师的加持之下,也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每破一面盾牌,他都能及时补充上。

一时间双方之间成了消耗战。

就这样双方一个进攻一个防守,打了半个小时。

杜文善突然凑到万长空身边低声道,“大人,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这些人的精神力在破灭禁断峡谷精神空间时,消耗巨大,现在还没恢复到巅峰。虽然咱们看着人多,可是不一定能耗的过他们。”

“再这样拼下去,等我们精神力耗尽,他们再反击的话,我们可就要吃大亏了。”

“没用的东西。”万长空怒骂一声,然后突然收敛精神力,大喝一声道,“后退十里,扎营休息。”

七位军团长从从天而降,带着保护精修师的炼神境武者挡在众多精修师的前面步步后退。

眼前的战斗让他们根本插不上手。如果这些蛮族大巫师和他们一对一,甚至一对二,他们都有信心战而胜之。

就是阿列克谢他们也敢和他周旋一二。可是这些精修和蛮族都会合击阵法,在这种阵法之下,他们的实力会飞速飙升。

他们这样的武修,如果被法术正面击中,那会死的很难看。所以在这种法术对轰的时候,他们只能沦为看客了。

当然如果是规模庞大的战争,人数较少的巫师和精修互相牵制,他们这些武修就能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了。

看着眼前的镇蛮军缓缓后撤而去,阿列克谢长出了一口气。

一位大巫师低声问道,“阿列克谢城主,咱们不追击吗?”

阿列克谢缓缓摇了摇头,刚要说些什么,突然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那名大巫师吓了一跳,赶紧问道,“城主,你没事吧?”

缓了一会之后,阿列克谢才道,“没什么,就是被剑气伤及了内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那万长空果然名不虚传,他的灵剑有穿透的法则之力。虽然我的盾甲挡住了剑气,但是还是有一丝力量渗透过来,震伤了我。”

“他们要是再进攻十分钟,说不定我就会被震死当场,到时候哪怕你们还能支持,也挡不住那万长空了。”

“城主,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无妨,我们的后续部队今天晚上就能抵达,到时候还会有三十名大巫师到来。咱们的力量会更强大。”

“那时万长空如果再来进攻,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听了阿列克谢的话,周围的大巫师们纷纷松了口气。

他们却是不怕和那些精修对耗下去,他们不仅和天地连接紧密,精神恢复速度奇快,而且还有精核作为消耗补充。

而那些精修师不仅恢复速度不如他们。而且他们的丹药,到了第三境之后,也无法恢复精神力中的法则。

........

镇蛮军营地之中

万长空坐在椅子上,指着杜文善的鼻子骂道,“你说,你们有什么用,连几十个大巫师都耗不过。后面该怎么办,你说啊?”

“军长,我们确实不是在巅峰状态啊,从禁断峡谷开始,我们就一直消耗精神力,就昨天下午稍稍恢复了一点。”

“你也是精修师,总该明白我们的苦衷啊。”杜文善满脸都是无奈。这万长空真真是不讲理到极点了。

万长空沉声问道,“你们到底几天能恢复?”

“十天。不八天就行。”杜文善看着万长空那吃人般的眼神连忙改口。

万长空低喝道,“好,我就给你八天,如果到时候你们再给我掉链子,别怪我军法处置。”

这两点中要有一点算错,这计丈远近,不消片刻,便已走到

到慕容云海往前跨出一步的时候,秦辉同样是直直的看着那慕容云海一瞬间,慕容云海就想着那秦辉所在的地方打的过去。

这一拳,他只不过是试探他,想要看一看秦辉身上所蕴含的那种气息到底有多么的强大,当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这事,努力让自己心里平衡一点,将另一份丹灵石递到龙采儿面前,道:“采儿,愣着做什么,拿着呀?”

龙采儿也从小流苏的修炼方式上回过神来,将丹灵石推回给沈问丘道:“哥哥,采儿不要,采儿也有。”

……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被逃跑了(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